Last Updated on : Friday, 30 September, 2016 12:22:43 AM

IDENTIFICATION CHARTS OF BORNEO DRAGONFLIES


Field Guide to common Neurothemis in Sabah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common Neurothemis in Sabah


Neurothemis terminata Female 35mm
Neurothemis terminata
Female ♀35mm
Type 1 Clear Wings
2016-02-29 BUKIT GEMOK


General morphology of a male dragonfly
Ictinogomphus decoratus
Male ♂65mm 2016-02-28 BUKIT GEMOK
General morphology of a male dragonfly


Orthetrum chrysis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Orthetrum chrysis
common in marshes and clear streams of Borneo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Gynacantha basiguttat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Gynacantha basiguttata
a common species of Borneo Island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Aethriamanta aethr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Aethriamanta aethra
a rare species from wetlands of Borneo Island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Oligoaeschna foliace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Oligoaeschna foliacea
a rare species from swampy forests of Lupar River in Sarawak, Malaysia


The Largest and Smallest species of Dragonflies in Borneo
The Largest and Smallest species of Dragonflies in Borneo
Anax panybeus
Nannophya pygmae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Orthetrum pruinosum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Orthetrum pruinosum
slow flowing streams of Borneo forests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Brachydiplax chalybe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Brachydiplax chalybea
Widespread in Borneo Island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Camacinia gigantea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Camacinia gigantea
the largest of the Libellulidae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common Red Dragonfly in Sabah
Identification Guide
to common Red Dragonflies in Sabah

All red dragonflies found in Sabah belong to the same Family Libellulidae




Orthetrum testaceum

Head parts of a dragonfly

Gynacantha basiguttata (Selys, 1882)

 

 

蜻蜓和豆娘

你所不知道的蜻蜓和豆娘

從水中到陸地,它們出生入死;抖動質薄如紗的雙翅,睜大敏銳廣闊的複眼,隨時與天敵週旋,如此纏綿地比翼雙飛,在昆蟲界獨樹一幟。

 

  天氣變暖了,昆蟲們也漸漸地甦醒。一隻紅色的雄性蜻蜓展開翅膀享受著清晨的陽光,而它身旁的許多同類還緊縮著翅膀。剛剛達到飛行溫度,它便迫不及待地開始巡查自己的領地,驅趕其他蜻蜓,甚至連一些雌蜻蜓也不放過。由於雌雄蜻蜓顏色不同,很容易被辨認出來,這些雄蜻蜓還沒有交尾的打算,所以對異性也就不感興趣。

  一場家族戰爭在這些雄蜻蜓中間展開,它們包圍了這些騷擾自己領地的闖入者,並立即向闖入者展開了進攻。四支翅膀抖動著, 這說明闖入者已經疲憊不堪了,最後只能抽身而退,戰爭最終的贏家也只能屬於原來領地上的那群強者。經過激戰,它們已經元氣大傷。這一幕幕的場景是我們兒時可以常常看到的,如今卻只能慢慢回憶,這一點連74歲的昆蟲學家嚴毓驊教授說起來也感嘆不已,他與昆蟲和植保幾乎打了一輩子交道,至今還常常在野外觀察和收集蜻蜓標本。

 

  蜻蜓的世界充滿著誘惑,隱藏著許多昆蟲生命的口令。比如這只剛剛飛過來的雌蜻蜓。它的翅膀上長著白色的斑點,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它的雌性體形是那麼的明顯,腹部厚厚的管子,便是她的產孵器和儲精囊。

 

  當繁殖季節來臨時,雌蜻蜓把長滿水生植物的小溪作為最佳的產卵地。這時領地的主人立刻做出了相應的反映,一個非常有趣的水上競賽開始了。雌蜻蜓改變了自己的飛行方式,與展翅飛行的姿勢相反,她把後翅緊緊地靠在一起。而此時雄蜻蜓卻不停地忙活,以在異性面前顯示自己特殊的本領。

  這些蜻蜓飛行的動作太快了,用我們的肉眼是無法看清楚的,讓我們借助高速攝影來看一下它的慢鏡頭。

  通過漂浮,雄蜻蜓可以測出雌蜻蜓產卵時流水的速度。這對蜻蜓的繁殖來說是非常關鍵的,它們中間的雌蜻蜓只有對自己的配偶和產卵的環境都非常滿意後,才會靜靜地在這兒等待。

  雄蜻蜓非常小心地靠近了她,飛行方式錶明瞭自己求偶的目的。非常有趣的是這些相互情投意合的蜻蜓可以邊飛行邊用自己的翅膀進行交流。

   

雄蜻蜓抓住了雌蜻蜓的脖子,這表示它們已經可以進行交尾了。雄蜻蜓用身體後面的兩對翅膀勾住了雌蜻蜓並在她的頭後面完成了交尾。


雄蜻蜓的翅膀和雌蜻蜓的脖子在一起鉤得就像鎖和鑰匙一樣緊。別的蜻蜓很難再來插足。它們可以用這樣的方式比翼雙飛,這是其他飛行類昆蟲幾乎無法做到的。蜻蜓的交尾習性相當奇特,雄蜻蜓性器官位於翅膀下面的腹部前端。但它的精子和大多數的昆蟲一樣,是由腹部尾端產生的。交尾前雄蜻蜓會向前彎曲腹部尾端將精子送入異性體內。


豆娘交尾

雌豆娘正用身體末端緊緊鉤住雄豆娘腹部前半部分,就這樣配合默契,蜻蜓的傳宗接代完成了。


   

豆娘交尾

這種現象早在兩百多年前就已經被描述過了,但直到現在通過研究人們才真正的理解了這一過程。

  蜻蜓的交尾方式比看起來的更加複雜。在天氣好的時候,雌蜻蜓在幾天內會與不同的雄蜻蜓進行交尾,交尾時自身排出很多的卵,這樣來,她體內便有了很多精子。新來乍到的雄蜻蜓會用力擺動雌蜻蜓的軀體,直到抖落出雌蜻蜓體內殘存的精子以後,才輸入自己的精子。

  

   

  

豆娘交尾

雌豆娘身體腹部有一個很大的盛放精子的交尾器,它是由兩個儲精囊組成的

  只有通過輸卵管,受精卵才能最終順利通過。這就是雄蜻蜓的連接器,在他的尖端有兩個細長的附著物,正好能伸到雌蜻蜓的儲精囊堙A堶探搹s的精子是前一個與她交尾的雄蜻蜓所留下的。雄蜻蜓的首要任務是驅逐出這些原有的精子。只有雌蜻蜓的產卵器和儲精器囊堶鴞釭犖諵l幾乎完全空了以後,雄蜻蜓才會輸入他自己新的精子。這時雌蜻蜓排下的卵才是由他的精子受精而形成的卵。人們通過這樣精細地分析蜻蜓交尾的整個過程,開始用一種新的觀念去研究整個昆蟲世界的交配行為。它不僅僅是傳宗接代的一種手段,也是昆蟲群體之間一種生命力的競爭。

  被驅趕出來的精子粘在了雌蜻蜓腹部的末端,她不住的抖動著想把它們甩掉。

  為了確保自己這最後一次輸出的精子交配成功,雄蜻蜓必須守住自己的領地,此時雌蜻蜓也在關注著他的表現。到處都有新的競爭對手,他們也在窺視他。

  為了避免其他雄蜻蜓的襲擊,雌蜻蜓衝到水堨h排卵。既是在這入水的瞬間,如果有另外一隻雄蜻蜓趕過來,還是有機會改變交尾的結果,繁殖自己的後代。這樣,最後一隻交尾的雄蜻蜓只有十分警惕的看護,才能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

  在流淌的小溪堙A雌蜻蜓就是利用自己長長的腹部將卵排在水生植物的根莖上,她得防止流水的沖刷。雌蜻蜓用自己的產卵器在排出的每個卵上捅了個小洞。只有這樣,蜻蜓 的卵才可以順利的受精。這些卵要經過好幾週才能孵化出來,水生植物的根莖成了它們最初的溫床

  令人疑惑的是雄蜻蜓之間有時也試著交配。這給昆蟲行為習性的研究留下了另一道未解的難題。

 

  有些種類的蜻蜓,身體輕靈,產卵或是進行特技飛行時,能像一把尖刀切開水面,直插進去。

  而體型較大的蜻蜓翅膀不能收攏緊貼身體,所以不能像小蜻蜓那樣衝入水中。

 

  蜻蜓的翅膀很強壯,而且可以靈活的轉動,飛行時既可以像直升機那樣在空中盤旋,又可以用每小時60公里的速度向前方衝去。

蜻蜓翅膀靠近末端的翅痣的部分,它比別的地方厚重,飛行時可以起到平衡的作用。

 

  如此精巧的結構,使蜻蜓相互之間在空中的競爭更為激烈,尤其是雄蜻蜓。只要它們一看見身上有白色斑點的雌性衝入水中排卵,雄蜻蜓便會疾飛過來蜂擁而上。雌蜻蜓看來對這兩隻雄蜻蜓興趣不大,因為她剛剛交過尾,立馬再次交尾便成了能量的浪費。

  一隻小巧勇猛的雄蜻蜓衝入水中,想把正在排卵的雌蜻蜓拉出水面,卻沒有成功。有時候,種類不同的蜻蜓也會被這種場面所吸引。這不,兩隻四色斑蜻蜓也趕過來湊熱鬧了。雌蜻蜓一般不會被這種粗暴的行為所傷害,它要盡力掙脫糾纏。而雄蜻蜓這時無論從速度和力量上講都佔有上風,這樣的拉鋸戰將持續很久。

  當然,最後還是有在競爭中相互愛慕的情投意合者結合,它們比翼雙飛,使得後來再想插足的雄蜻蜓機會越來越少了。然而,天空和水域並不總是風平浪靜,蜻蜓 未來的生命旅程當中還將遇到艱難險阻與天敵侵犯.


 

INDEX OF DRAGONFLY

site stats